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安卓應用網_福州站長網 (http://www.gigbdk.live)- 為福州廣大站長們打造最新最全的網絡創業交流平臺!
熱搜: 平臺 發布 營銷 京東
當前位置: 首頁 > 編程 > 正文

迎豐科技IPO:增收不增利,實控人拆借資金或增加財務費用

發布時間:2019-11-08 08:25 所屬欄目:[編程] 來源:號外
導讀:文/《壹財信》 作者/邵葉蓁 坐落于浙江紹興的浙江迎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迎豐科技")成立于2008年,于2016年進行股份制改革。2019年6月17日,迎豐科技在證監會網站上披露了招股書,擬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此次IPO公開發行不超過8,000萬股,保薦機構為國

文/《壹財信》

作者/邵葉蓁

坐落于浙江紹興的浙江迎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迎豐科技")成立于2008年,于2016年進行股份制改革。2019年6月17日,迎豐科技在證監會網站上披露了招股書,擬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此次IPO公開發行不超過8,000萬股,保薦機構為國元證券。

隨著招股書的披露,迎豐科技報告期內增收不增利、實控人拆借大額資金、公司并購重組等問題值得關注,特別詭異的是2017年度實控人資金拆借支付的利息竟高出迎豐科技當年的全部利息收入,此外大額資金拆借時,公司短期借款增加,因短期借款的財務費用成本遠高于收到的實控人資金拆借利息收入,從而增加了利息費用支出。

增收不增利

實控人拆借大額資金

迎豐科技為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專業從事紡織品的印染加工業務,主要包括針織面料印染和梭織面料印染兩大系列。

2016年至2018年,迎豐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68,282.31萬元、90,100.71萬元、98,658.24萬元,2017和2018年營業收入同比增幅分別為31.95%、9.50%;同期凈利潤分別為13,110.91萬元、11,346.03萬元、13,828.57萬元,2017和2018年凈利潤同比增幅分別為-13.46%、21.88%。

其中,2017年在營業收入同比增幅高達31.95%的情形下凈利潤卻出現負增長。對此招股書解釋,因2017年度公司實施股權激勵,當年確認股份支付費用3,998.50萬元,故當年管理費用率較高,或稀釋了當年的凈利潤。

而如果剔除該股份支付費用,2017年度凈利潤同比或實現超過17%的增長。但這樣一來,2018年則會出現負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迎豐科技在有短期借款的情況下,還拆借給了實控人馬穎波大額的公司資金。

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末,迎豐科技短期借款余額分別為24,700.00萬元、18,840.00萬元、13,852.00萬元;當期期末銀行存款余額分別為1,070.40萬元、10,288.06萬元、6,002.77萬元。

其中2017年末,雖然銀行存款余額顯著增加至10,228.06萬元,但其利息收入卻不突出,僅有643.65萬元,且全部來自于實控人拆借大額資金的利息支付。

根據招股書,2017年,迎豐科技向實控人馬穎波拆借資金的期初應收余額為9,026.19萬元,當年又累計借出8,803.35萬元。2017年,迎豐科技向實控人馬穎波累計收款18,497.72萬元,其中收到資金利息為668.18萬元。吊詭的是該筆利息竟高出當年迎豐科技的全部利息收入,迎豐科技2017年度除了收到實控人支付的利息之外,那整個銀行存款利息不但沒有甚至還倒掛出現負數。

招股書解釋,實控人馬穎波拆借的資金系2016年度、2017 年度實控人為公司支付的成本費用,金額分別為1,393.96萬元和2,631.63萬元,合計4,025.59萬元。但對其剩余的一億多拆出資金用途未多解釋。

與之相反的是,2017年末,迎豐科技卻有18,840萬元的短期借款余額,同期利息費用為1,339.06萬元。迎豐科技實控人大額資金拆借雖然付出了利息,但同期或致短期借款增加,而短期借款的利息費用遠高于其利息收入,從而變相增加了公司的利息費用支出。

此外,2018年,迎豐科技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凈增加額為負,同期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幾近腰斬。

迎豐科技IPO:增收不增利,實控人拆借資金或增加財務費用

(截圖來自招股書)

并購重組迷之操作

先分立后合并同一公司

據招股書,2008年紹興縣迎豐紡織有限公司(下稱"迎豐有限",發行人前身)系浙江華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宇集團")出資設立,注冊資本為50萬元,華宇集團持有其100%股權。據招股書,華宇集團成立于1996年7月,法定代表人為周松祥。

2010年11月,迎豐有限吸收合并紹興縣鏡水服裝有限公司(下稱"鏡水服裝")進行增資,注冊資本由50萬元增加至100萬元。根據招股書,鏡水服裝成立于2008年8月2日,華宇集團持有其100%股權,注冊資本為50萬元,鏡水服裝在整體并入迎豐有限后注銷。

2011年6月,迎豐有限派生分立為迎豐有限(存續公司)和紹興縣智耐紡織有限公司(下稱"智耐紡織")(派生公司)。分立后迎豐有限注冊資本減至50萬元,智耐紡織注冊資本50萬元,華宇集團分別持有這兩家公司100%股權。

此后兩年間,智耐紡織進行了兩輪股權轉讓后重新被迎豐有限吸收合并,最后注銷。

據招股書,2011年11月,華宇集團將其持有的智耐紡織100%股權轉讓給紹興縣明星皮塑有限公司(下稱"明星皮塑")。

2012年9月,明星皮塑又將其所持智耐紡織30萬元出資轉讓給倪金龍,20萬元出資轉讓給周琴香。本次股權轉讓后,倪金龍持有智耐紡織60%股權,周琴香持有智耐紡織40%股權。

2013年7月,迎豐有限通過吸收合并智耐紡織增資50萬元,而倪金龍、周琴香成為迎豐有限股東,智耐紡織隨之注銷。此次增資完成后,倪金龍、周琴香合計持有迎豐有限50萬出資額,持股比例合計4.4%。

據招股書,倪金龍、周琴香對智耐紡織的出資均系代傅雙利持有,二人系夫妻關系。2016年,倪金龍、周琴香與傅雙利的代持關系解除。

綜上,鏡水服裝被迎豐有限吸收合并注銷,而智耐紡織則是短時間內經歷了先分立后合并注銷,迎豐有限這幾次并購重組的迷之操作,令人不解。

研究中還發現迎豐科技此次IPO的一些其他疑點,《壹財信》后面繼續關注。

【免責聲明】本站內容轉載自互聯網,其相關言論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絕非權威,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您發現內容存在版權問題,請提交相關鏈接至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及時予以處理。

網友評論
推薦文章
大乐透中大奖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