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福州站長網(0591zz.Com) - 專業為廣大站長們打造最新最全的網絡創業交流平臺!
熱搜: Android 教程 系統 站長之家
當前位置: 首頁 > 業界 > 正文

人工智能看情色小說:有助于更好的“進化”成人類?

發布時間:2016-05-14 04:08 所屬欄目:[業界] 來源:劉志剛的網站
導讀:近日,不管是阿爾法狗吊打韓國選手李世乭,還是阿里云人工智能小AI成功預測對《我是歌手》總冠軍,人工智能可謂是出盡了風頭,其媒體曝光度、網友關注度絲毫不亞于正當紅的

人工智能看情色小說:有助于更好的“進化”成人類?

文:劉志剛

近日,不管是阿爾法狗吊打韓國選手李世乭,還是阿里云人工智能小AI成功預測對《我是歌手》總冠軍,人工智能可謂是出盡了風頭,其媒體曝光度、網友關注度絲毫不亞于正當紅的一線小鮮肉們。

可畢竟阿爾法狗、小AI不是人類,要不正處于事業上升期的ta們,撩起妹子來也絕壁是一把好手。不過,雖然阿爾法狗們坐懷不亂,但其背后的google卻不耐寂寞,鑒于人類圍棋對戰上的巨大成功,再接再厲在人工智能上又推進了一步,不過就是人工智能的“進化”方式有點另類——給人工智能看風月小說。

最懂風月:人工智能會成為花花公子嗎?

據外媒BuzzFeed報道,人工智能“學壞”已經有幾個月了,而且還受“毒害”不淺,已經閱讀了2865本小說,關于這一點志剛甚是費解,谷歌團隊給哪里找到這么多如《金瓶梅》似的同類書籍,極度懷疑這類書籍是在百度上搜到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人工智能學的很快,“少女愛上了男孩,男孩愛上了另一個少女。浪漫的悲劇故事。”這類文風人工智能很快就能掌握了,真心替瓊瑤阿姨的職業生涯擔憂。

項目負責人Andrew Dai表示浪漫小說要比其他材料更加合適,它們情節基本相同,但卻講述了不同的故事,通過閱讀這類書籍,人工智能可以對語言有一些更細致的了解。

當然,要想真正掌握,還尚需時日,人工智能雖然能夠理解一些基本的問題,但是對于自然對話能力還是有所欠缺。中國語言博大精深,外表夸人的話,極有可能是在罵人,比如,上帝創造你是他的創意,你能繼續活下去是你的勇氣。而這些人工智能要掌握,還須時日。

人工智能并不是天生聰明,AlphaGo能夠戰勝人類是通過神經網絡不斷學習才實現的,而這次給人工智能讀小說,其實也是一種神經網絡的學習過程。此前微軟在社交網絡上線的Tay,其實也是為了讓人工智能學習人類語言,只不過出現意外,先學壞了。

雖然人工智能目前還不能完全掌握語言的精髓,但來日方長,之前圍棋作為一門高深的學問,人類也是一度表示圍棋不會被攻克,是智力類競技中人類的遮羞布,可最后不照樣被攻克。

不過想想,人工智能寫愛情小說也是醉了,想象一下張口莎翁經典,閉口悲傷逆流成河的人工智能,或許它要比人類更懂得撩妹。

當人工智能創作藝術:藝術真正的意義才會出現?

 

工業社會里一切都能模具化、套路化,再復雜的流程也都能有跡可循,這也就使得人工智能這樣的“高等生物”很快就能學會,而藝術作為人類大腦最復雜、最不可琢磨的一項技能,是區別于其他生物的重要特征,上文中我們所提及的文學創作,也屬于藝術的范疇,想來人工智能應該很難攻克。可事實真的如此嗎?

人類預言家凱文·凱利曾經說過:“當人工智能可以創作藝術的時候,藝術真正的意義才會出現。”作為預言家,KK此番論述也絕非也絕非空穴來風。

人工智能看情色小說:有助于更好的“進化”成人類?

當人工智能還不會下棋的時候,我們總會覺得這件事情非常難,甚至感覺這是天方夜譚,可一旦它回了,而且遠超人類時,我們又覺得這個事情普通了,轉眼一瞬間就去干別的事情了。因此,我們不能直接從主觀上想想感覺這事不靠譜,就輕易的放棄了思考。誰有能否定,在未來人工智能不會讓更多我們覺得非常難的事情變得普通那?

人工智能創造藝術,本質上來講,就是技術與藝術這兩者的問題。其實,我們在藝術創作時也從未脫離技術。幾個世紀以來,其實我們一直就在使用科技進行藝術創作,過去跟現在都是這樣。不過現在主語變了,之前是我們利用技術創作,現在是一個獨立的技術,可以脫離我們,自己進行創作。

如今如果你走進大型公司的在線服務(比如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神經科學網絡已經可以自動識別照片,識別智能手機發出的語音命令,可以將對話從一種語言翻譯成另一種語言。

如果你將某人的照片輸入到神經網絡,只要輸入的照片足夠多,它就可以識別出這個人。Facebook也是這樣識別你上傳的圖片。現在,通過一些APP終端的藝術生成器,可以將神經網絡由內部傳送到外部,不再僅僅是識別圖像,而是要去創作圖像。作品是由人工神經網絡創作的,而人工神經網絡是電腦的軟件與硬件,相當人類大腦的神經網絡。

《普魯斯特是個神經學家:藝術與科學的交融》該書的作者喬納·萊勒對比了更多的藝術與科學之后,萊勒發現,很多優秀的文學家、畫家和作曲家的想象力早已經預告了在未來才會被驗證的科學事實。他總結道:當今的科學只不過是重新發現了這些可觸可感的鮮活真理而已。在腦神經科學如何闡釋人類記憶運作這一點,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等小說著作所表達的理解,與萊勒的實驗成果不謀而合。

一直以來,藝術創作都是人類精神活動的最高級形式。人們認為只有人類的智慧才能真正領悟藝術作品的深遠意境和奧妙神韻,類似抽象畫派這種藝術風格更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但是看起來,機器視覺和人工智能的發展似乎正在將藝術拉下神壇。

現世的藝術史還沒有哪一本跟人工智能扯上關系,但這是藝術發展必將奔向的地方。歷史上關于藝術所創造的美的意義,從蘇格拉底到康奈爾,或是我國的朱光潛、豐子愷,各個時期的人物對美的定義,似乎都是在詮釋自己的內心所思、所感實用性等角度卻并未過多探索,人工智能未來創作藝術,可能會在人類認知之外開辟新的處女地,屆時誰又能否定不會迎來下一個“百家爭鳴”,下一個“文藝復興”那?

寫在最后

新一批互聯網科技公司對人工智能的研究在不斷深化,給人工智能看風月小說就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實驗方式,畢竟人是一種復雜的高級生物,充斥著各種欲望。“人工智能之父”阿蘭•圖靈曾說:“如果你隔著一個屏障與機器問答,長時間內仍無法分辨對方是機器還是人,此機就達到了智能階段。”人工智能要想真的達到分辨不出的境界,像看風月小說僅僅只是走向人類的第一步,路還長著那,遲早是都需要探索的。

本文作者劉志剛,個人微信號lzg19900917,訂閱號VIPIT1。百度百家,今日頭條,搜狐,網易等二十余家媒體專欄作者,長期專注于TMT領域深度報道,轉載請保留版權。

(編輯:福州站長網 0591Zz.Com)

網友評論
推薦文章
大乐透中大奖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