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安卓應用網_福州站長網 (http://www.gigbdk.live)- 為福州廣大站長們打造最新最全的網絡創業交流平臺!
熱搜: 平臺 發布 營銷 京東
當前位置: 首頁 > 業界 > 正文

羅振宇備戰科創板背后 風口過后知識付費受質疑

發布時間:2019-10-21 16:03 所屬欄目:[業界] 來源:新京報
導讀:副標題#e# (原標題:“羅胖”備戰科創板背后 風口過后知識付費殘局) 北京證監局10月15日晚間公布的一則上市輔導信息引起了坊間的熱議。信息中披露的擬上市公司“北京思維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思維造物”),正是著名的脫口秀節目《羅輯
(原標題:“羅胖”備戰科創板背后 風口過后知識付費殘局)

羅振宇備戰科創板背后 風口過后知識付費受質疑

北京證監局10月15日晚間公布的一則上市輔導信息引起了坊間的熱議。信息中披露的擬上市公司“北京思維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思維造物”),正是著名的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和知識付費頭部APP“得到”的背后運營者。其法定代表人,是人稱“羅胖”的前央視財經頻道節目制作人、主持人羅振宇。

如果思維造物能夠成功登陸科創板,將很有可能成為國內知識付費第一股。不過,就在不久前,另一位同樣是財經媒體人出身、在自媒體領域風生水起的吳曉波登陸資本市場的計劃剛剛折戟。羅振宇的科創板之路,也存在著諸多變數。在羅振宇這樣的頭部玩家身后,是一個曾經十分火熱而現在已經失去光環的知識付費行業。

公司已歷五輪融資明星云集,2017年估值70億,或與科創板定位不符

新京報記者聯系到“得到”與羅輯思維市場公關負責人,對方表示,一切以對外公開發布信息為準,暫無信息可以告知。

北京證監局公布的上市輔導信息顯示,思維造物選擇在科創板上市,輔導機構則是中金公司;輔導前期準備工作于2018年12月就已開始,持續至今年8月;今年8月30日,中金公司與思維造物簽署了關于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的輔導協議。正式輔導的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分別在今年9-10月、11-12月進行。

新京報記者通過天眼查平臺查詢發現,北京思維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融資歷程已經達到D輪,而投資者中不乏一些知名機構。早在2013年,公司前身便獲得小米旗下順為資本的數百萬元人民幣天使輪投資,此后以每年一次的節奏進行融資,包括紅杉資本、啟明創投、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等知名機構和柳傳志等明星企業家都參與了投資。

這不是思維造物第一次傳出上市的消息。2017年網傳的一份投資文件顯示,思維造物擬以投前估值70億元人民幣進行Pre-IPO輪融資,但羅振宇后來在朋友圈進行了回應,表示“對于上市還沒有時間表”。而在2015年10月宣布B輪融資時,思維造物的估值還只有13.2億元。

天眼查顯示,盡管經過多輪融資,羅振宇至今仍是思維造物的大股東,直接持有公司30.35%的股份,同時還持有公司第二大股東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杰黃罡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69.57%的股份。公司另一個自然人股東是聯合創始人、CEO李天田(網民“脫不花”),持股13.93%。如果公司成功登陸科創板,羅振宇與李天田都將成為新的造富神話的主角。

不過,對于思維造物登陸科創板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外界也多有質疑。有知名券商保薦代表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思維造物整體經營模式與科創板聚焦的科技創新、硬科技行業有較大差距,并不符合當前的科創板定位。

根據證監會今年初發布的《關于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實施意見》(簡稱《實施意見》),在上交所新設科創板,主要服務于“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重點支持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以及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思維造物所在的知識付費行業,顯然不是前述重點支持的六大產業。

熱度與爭議齊飛,知識付費商業模式受質疑

羅振宇備戰科創板背后 風口過后知識付費受質疑

思維造物的“羅振宇色彩”無需多言,其主要產品即著名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和知識付費頭部APP“得到”。2012年底,羅振宇開始了他的內容創業之路,彼時的《羅輯思維》還是一款視頻產品。當年12月21日,《羅輯思維》第一期視頻上線,此后每周更新一期,并在半年內迅速走紅。從視頻到音頻,從周播到日播,《羅輯思維》一直進化到今天。2016年5月,由羅輯思維團隊出品的知識付費APP“得到”上線,號稱要“提倡碎片化學習方式,讓用戶短時間內獲得有效的知識。”

2016年6月5日,著名商業記者的個人知識付費欄目《李翔商業內參》在“得到”APP接受付費訂閱,定位為「你的私家商業知識秘書」,年費為199元。上線一天,訂閱量即破萬,半個月內,銷售收入即超過千萬。不僅僅是李翔,深諳傳播之道的羅振宇還通過“得到”專欄,讓經濟學家薛兆豐、原新東方教師李笑來等人的名字變得家喻戶曉。從2015年開始,羅振宇每年都會進行一次名為“時間的朋友”的跨年演講。種種操作在吸引社會大量關注的同時,也招致了諸多反感和質疑。

有不少聲音認為,羅振宇所做的,不過是抓住人們急于求成的心理,通過販賣焦慮、包裝網紅、制造聲勢,來掏互聯網用戶的腰包。在年輕學生聚集的“知乎”上,對于羅振宇的不屑在某種程度上甚至成為了主流聲音。此外,也有很多行業觀察者對包括“得到”在內的知識付費行業不看好,認為其產品復購率不高,缺乏黏性,商業模式難以成立。

今年5月,“得到”APP上市三周年之際,羅振宇在公司開放日上宣布,過去的一年里,“得到”的用戶數量從2000萬增長到2980萬;知識產品從71增長到131個;聽書產品從1284個增長到1943個。不過,近三千萬的用戶有多少還在每天或每月打開APP,單個用戶每年能夠給公司帶來多少收益,這些對于經營狀況十分重要的數據依然無從得知。

一個“羅胖”背后,是知識付費行業的風口起落

在羅振宇創辦《羅輯思維》的2012年,“知識付費”對于人們來說還是一個十分陌生的詞匯。而到了“得到”APP上線的2016年,“知識付費”已經成為了話題熱度極高的“風口”。作為行業的先行者和頭部玩家,羅振宇的背后是知識付費行業的眾多機構和個人參與者,他的經歷也折射出整個行業的興衰起落。

【免責聲明】本站內容轉載自互聯網,其相關言論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絕非權威,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您發現內容存在版權問題,請提交相關鏈接至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及時予以處理。

網友評論
推薦文章
大乐透中大奖绝招